首页 >> 红色记忆
董必武与书
2021-10-27 11:34:46
来源:《秘书工作》
作者:董良翚
浏览次数:
【字号
打印
【收藏】
E-mail推荐:
分享到:0

  爱书

  董必武同志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党内都尊称他“董老”。

  董老认为书是可以传世的。他常说:我读过的书,别人还可以读;如果把书弄脏了,就会影响别人阅读;如果把书弄破了,别人就没法读了。不爱惜书,书如何传世?他还常说:爱惜书是尊重著书人的劳动,也是尊重成书过程中所有参加者的劳动。

  因此,董老非常爱护书籍。除骑马订的小册子外,董老在读现在的洋装书时总是双手捧着,决不会像读线装书那样卷起来单手握住。如果正在读这样的洋装书被打断了,他会先把看到的这一页折一个大角,然后再把书合上。他解释说:当你回头继续看书时,这样的折角会被压平;如果仅折一个小角,则不易平复,会伤书的。

  所有在董老身边工作过的同志都知道,董老极少在书上勾画、圈点或批注。我说“极少”,是因为我只看到过两例。

  一例是董老学习俄语的课本,书中有红蓝铅笔画的横道道,两种不同的颜色是用来区分已掌握的或刚学会的单词的,还有个别单词的注释抄写在正文边上。

  董老去世后,为了征集文物,西柏坡纪念馆的馆长老白找到董老的夫人何连芝,何老给了白馆长许多东西,有书,有物。我从那堆书中发现了一本书,书名我不记得了,只记得书薄薄的,是一本理论书。董老在书的许多页面空白处密密麻麻地写着字,行间还有不少的圈点。因为白馆长急着要拿走,我没有来得及细看。这是在什么时候写的?当时是什么情况?写了些什么?我不知道。这就是我知道的董老在书上做批注的第二例。

  董老不仅决不会让书在他的手里弄脏或损坏,而且,即使是一本已经很残破了的书,只要经过他的手,也会被修补、保护,从而焕然一新。记得“文化大革命”中,几乎没有文学书可以读。有一阵地下盛传:某领导说了,《基督山恩仇记》《红字》《简·爱》是好书。我听到这个信儿,就到处找同事、朋友借这些书。借书总是有期限的,每借到一本,我就先抓紧时间看,看完后就把书传给董老。这几部都是西方有关感情纠葛的小说,他过去也没有读过。

  记得《简·爱》一书,到我手上时不知已经过多少手,早已被“看”得很残破了,所有的书角都被磨圆了,封面也不知到哪儿去了,扉页“晋升”为封面也已不是近期的事了,因为它也快掉了。就这样的书,我看完后也传给了董老。过了几天,他看完了,把书还给了我。我一看,书被包上了书皮,原来快要掉下来的书页、被撕破了的书页,都已经粘好了,像是一本书了。

  董老爱书,但他从不把自己的书看作是个人的“私有财产”。我的一位同事是美术编辑。有一天,这位同事问我能否向董老借一本魏碑字帖。我知道董老十分喜爱字帖、拓片一类的,这是放在他的卧室书柜里的“宝贝”。这些字帖、拓片虽然无言,却陪伴董老度过了无数不眠之夜。我从来不敢为自己的好奇或者爱好向董老提这方面的要求,可是我想,美术编辑是懂艺术的,一定会爱惜书的。我试着向董老提出了,他很爽快地一口就答应下来。

  过了两天,他叫我去,交给我一本字帖,说:“我比较了一下,这本好些。”他没有告诉我也没有问我还书的期限,更没有叮嘱要爱惜书一类的话。大约过了一个多月到两个月,美编还了书。我下班后把书还给董老,董老一手托着书,一手轻轻摩挲着,关切地问:“你的同事用完了?”听到我肯定的答复后,他欣慰地笑了。

  这就是董老对书的态度,他爱它们,愿意拥有它们,同时又乐意让它们为更多的人服务。

  书在心里

  看书是董老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手不释卷”在他这里不是夸张,而是真实的写照。他到北戴河疗养,坐在沙滩上,手杖是笔,脚下的沙就是纸,书在心里;他躺在床上,手指是笔,空气是纸,书还是在心里。

  董老的书多,看过的书也多。一般来说,他看过就不会忘记。董老到晚年,和他聊起三国、水浒、红楼中的人物、故事和情节时,他都知道,还常常纠正我记忆的错误。我很奇怪,他用什么时间看这种“闲书”呢?他告诉我,是他少年时读过的。董老小时候,家里穷,除了他父亲和叔叔这两位私塾先生用的书外,就没有其他的书了。要看书,只好借人家的,虽然人家每次只借一本书,每本还限定只借一晚。白天要上学,只有晚上才可以读这些书。借给他书的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孩子,也是他的同窗。董老因为家里穷,看书也点不起灯,如果要夜读,只能和他纺线的母亲共用一盏煤油灯,因为“母亲的纺织是为家计生存”而劳作。他还告诉我“好借好还再借不难”嘛,他总是如期还书。前面提到的那些名著,包括《三侠武义》《七侠武义》《小武义》等武侠书,就是在那时候读的。说起童年的读书情景,他总流露出一种与众不同的欢乐,因为他可以在书中畅游,饥饿、寒冷和昏暗远远地离他而去。

  告别贫困的童年,又从严酷的战争年代转入和平时期,董老的书就慢慢地多起来了。

  董老的书那么多,哪本书放在什么地方,谁记得呢?

  记得是上世纪50年代,董老有一次因病住进医院。在医院里他告诉我想要看的一本书:“这本书放在书房西面从门向北数的第几个书柜,从上向下数的第几层,从左向右数的第几本书,你看看是不是我要的这一本书。”我将信将疑地去找,没想到,果然除了数数就是拿书,毫不费力地找到了他要的书。我把书交给他,他问我:难找不难找?当他知道我在疑惑中十分容易地取到书时,显得非常高兴。那次找的书书名我忘记了,还隐隐记得书并不厚,没有书脊,白皮,好像是一本列宁著作的中文译本。

  还记得有一次,董老到广州休养,一时要看的书又没带,来信要我为他找到,去广州时带给他。当然,按照老人家写下来的方位,我十分容易地就把书找到了。“这么多的书都装在他的心里”,对此我一点也没有怀疑了。

  书在他的心里,书柜也就在他的心里,书房自然就在他的心里了。

  买书藏书

  也许是经历了正当读书而又缺书的岁月,也许是太渴望读书,也许是太喜爱读书,为方便随时读书,只要条件允许,董老就会添置几本书。

|<< << < 1 2 3 > >> >>|

(责任编辑:cmsnews2007)
·上一篇:李先念:我有两个老师,一个是徐向前,一个是陈云,陈云教会我搞经济
·下一篇:在武汉和毛主席一起看戏
·董必武在武汉办报
·董必武故居
·百幅董必武手迹亮相嘉兴南湖(组图)
·《访踪——董必武手迹展》在嘉兴隆重开展(组图)
·【纪实】四川省达州市人民政府驻北京联络处组织党员干部参观董必武手迹展(组图)
·91岁的董老秘书观看“董必武手迹展”纪实(组图)
·中红头条:董必武手迹展引人关注(组图)
·布铁威、周佳璇:董必武手迹展引人关注(组图)
·特稿:董必武手迹展引人关注(组图)
·庆祝建党100周年,百幅董必武手迹在中国政协文史馆隆重开展(组图)
两湖(湖北湖南)红色文化旅游网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两湖(湖北湖南)红色文化旅游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两湖(湖北湖南)红色文化旅游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被授权人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两湖(湖北湖南)红色文化旅游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来信:js88@vip.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