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医头条
河北中医刘敬章主任发表了一篇重要文章,论述大医是如何炼成的
2022-05-11 15:19:58
来源:燕赵中医
作者:未知
浏览次数:
 
【字号
打印
【收藏】
E-mail推荐:
分享到:0
 

    名药、名医是怎样炼成的?——论东西方各不相同的名医刘敬章

    战国时代的公孙龙曰:“夫名,实谓也。”

    荀子曰:“名者,所以期累实也。”他们都认为,名是对实的真实反应,凡名必须副实才会是正确的名,否则毫无意义。我们平常所说的名医、名人、名家、名演员等等,首先是其言其行应该得到广大人民百姓的公认才可以,那些在名利场上被捧起来的、炒起来的超级大网红之类,虽然知名度也很高,却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名医名家,欺世盗名的利益之流而已。

    说到某些大药厂,也是这个道理,有的厂家及其产品完全是靠其代言人做广告喊出名的,虽然可以发大财,但是其寿命肯定有限,根本就成不了名厂、名药、名产品,名不副实,将来必定会成为人们唾骂的对象,比如美国辉瑞公司及其生产的美国神药级别的瑞德西韦、疫苗乱象等等都是现实的例子。

    而我们国家的同仁堂,乐仁堂,胡庆余堂等都是全国公认的名厂,为什么呢?这些厂家几百年来制作的药品没有假冒伪劣,确实有效果,确实能够给人民百姓解决病痛,尤其是其药品并不是今天有效明天就淘汰,而是过去应用了千百年,现在和将来仍然会应用下去。比如六味地黄丸是名药,应用了1000多年,是有名的治疗肾阴虚的中成药。鲁兆麟先生曾经统计过六味地黄丸可以治疗430种疾病,但是不能把这430种疾病都写到说明书上,就是因为它是辨证论治的中药。同仁堂有两句名言: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药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这是同仁堂的祖训,也是其创立名厂、名药的经验总结。中医药的名厂名药实际上都是这么创出来的,名厂名药其实是连在一起的,正所谓:修和天人见,存心有天知。

    名厂即是产品好,质量好,信誉高;名药即是货真价实,疗效好,寿命长,所以说中药是万岁药,长寿药。而中医中药又是不可分开的,自古以来,中医中药不分家,药离不开医,医离不开药,无医不懂药,只要是个中医大夫,就必然会认药,会炮制,会制作丸散膏丹,否则的话,绝不是一个合格的中医。

    再者说,古代的中医大夫人文素养都是最高的,“不为良相,便为良医”,“秀才学医,如笼中捉鸡”,“上医医国,中医医人,下医医病”等等都是真实的写照。

    医圣张仲景说:“上以疗君亲之疾,下以救贫民之厄,中以保身长全,以养其生。”药王孙思邈讲大医精诚,无论贵贱贫富,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视人有病,如己有之,一心赴救。许叔微身为大学士,却一心挂念平民百姓,终生行医舍药,不收分文。三国名医董奉同样也是免费为百姓诊病不取报酬,治好病人后唯使栽杏树一株,再以杏货谷,赈济灾民,多年以后杏林郁郁葱葱,繁茂成林,即成杏林佳话。这些古人先贤都可以称得上是苍生大医,自然也就是名副其实的名医了。

    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医学呢?因为市场经济下的医疗机构,其医患关系是金钱关系,患者只是摇钱树,如果交不上住院费,就不收住院,不予治疗,不予抢救,因为他们开医院就是为了赚钱。比如某位警察在追捕歹徒中负伤,被送到某医院,因为没有缴齐住院费用,一直被搁置在走廊中,后来因为流血过多而死亡。类似这样的人间悲剧数不胜数,已经失去了医院和医生的初心,所以说,市场化医疗与和谐社会是格格不入的,是水火不相容的。

    市场经济的特征之一就是不仅抢劫他人的生命和财产,同时也会掠夺自然,导致生态破坏,环境恶化。今天,市场经济统治了全球,似乎就是绝对先进的,必须遵循的经济法则。非也,市场经济确实有其一方面的优越性,通过竞争,通过流通,可以促进经济发展,但是市场经济不是万能的,有其很大的局限性,尤其在医疗领域和教育领域的突出矛盾。与和谐社会水火不容。如果大家都以金钱作为唯一目标,就会不择手段的去争、去抢、去骗,只要有利可图就蜂拥而上,人与人也将成为金钱关系、竞争关系、敌对关系,犹如今天的美国与世界各国的关系一样恶劣至极。

    如果一切都按市场经济办事,则与和谐社会相去甚远,甚至是背道而驰。西方发达国家的大型制药企业每年成百上千亿美元的产值,夫可谓大矣,也可以称其为名厂。但是,他们生产药品的目的并不是济世救人,而仅仅是为了赚钱而已,他们不断推出新药品,似乎更先进,孰不知是因为原来的药品被淘汰了,不得不推出新药品来赚钱。并且西药是群体治疗,只要是得的这个病,就吃这种药,就像服装厂生产服装一样,从来不考虑个体差异,当然也不会去考虑时间和地域的差异。西药成分单一,毒副作用较大,尤其是很快就产生耐药性,必须不断地推陈出新,淘汰老产品,推出新产品。毒副作用和耐药性是西药发展两大瓶颈和致命的缺点,几乎无法克服。而中药是在中医指导下进行辨证论治,应用中药复方方剂巧妙地按照君臣佐使原则进行。减毒增效,整体作战的过程,成功的实现了化腐为药,化毒为药,符合天人合一的自然法则。

    众所周知,世界上数量最多的是微生物,包括细菌、病毒等,因为微生物是最低等的生物,任何微小的温度变化,乃至微小的物理化学刺激,都会使之发生变异,变异也是生物进化进行自保的一种形式。所以说病毒变异是必然的,而不是偶然的。

    西医学是对抗医学,要用药物杀菌,杀病毒,同时这也是对微生物的一种刺激,总会有一些细菌或病毒通过发生变异来适应这种刺激,一旦发生变异,就会产生耐药性,原来的化学合成的抗菌、抗病毒西药自然就不起作用了。

    因为每年的气候不同,流行的病毒也会不同,这是想当然的事。预先研究好的疫苗是否能够针对当年流行的病毒,亦或是已经发生变异的病毒,都是未知数,很难预测。因此,用疫苗来解决瘟疫是很难的事情。比如,美国早已研究出了流感疫苗,但是每年死于流感者都有四五万人,比全世界死于非典的多得多。所以说,现代医学已经陷入了一种怪圈,碰到病毒变异就会发布“没有特效药”的恐吓令,这些西医大咖院士们深知,抗病毒药和疫苗的研究速度永远赶不上病毒变异的速度,这也是西药成为短命药的根本原因。

    而邓铁涛先生领导中医团队抗击非典,取得四个零(零死亡、零后遗症、医护人员零感染、零转院)的优秀战绩,举世瞩目,举世震惊,受到世卫组织的高度称赞,为全国中医界注射了一针兴奋剂,重新振奋了中医人抗击瘟神的巨大信心,凝聚了中医人的巨大力量。

    但是很遗憾的是,非典过后的总结表彰大会并没有邀请一个中医大夫参加,而被别有用心的某院士大咖摘了桃子,盗取了胜利的果实。正如邓老所说:“现在上演的都是现代剧,没有了京剧的舞台了。”

    邓老在曹东义教授所著的《中医群英战SARS》一书中说:“经历了SARS一战,世界开始正确认识中医防治流感是中医的强项,不怕病毒如何变,都跳不出中医之手心,非典与甲流中医药之疗效足以为证,研究中医药以预防病毒性传染病,以取代免疫注射,造福世界。战胜非典,我们有个武器库。”这是一位铁杆中医人的豪迈宣言,这是一位中医老者对后来人的谆谆教导,这是一位耄耋老人终生临床的经验总结。

    更为重要的是,邓铁涛先生深知5000年的中医发展史,就是一部不断与瘟神抗争的历史。从古到今,有明确记载的大大小小的瘟疫800多次,是中医药佑护了中华民族的繁衍生息。

    从古至今,中医药应用了5000年,从来没有一味中药因为毒副作用和耐药性被淘汰过,称其为万岁药或长寿药名副其实,毫不为过,只是我们当代大部分人的思想已被西方文化洗脑,不能正确的认识中医药,更不能正确的评价中医药罢了。伟大的中医药可以说是千年辉煌,百年没落,百年中医、百年彷徨的曲折和屈辱到了应该拨乱反正的时候了,我们中国人自己的生命健康权和疾病控制权要牢牢地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决不能交到洋人手上,而亲美崇美、任人宰割那将是十分危险的事情。

    中医药是中华文化的优秀代表,亡国可以,不可以亡文化。21世纪是中华文化的世纪,是中医腾飞的世纪,民族自信,文化自信是我们最不可缺少的宝贵素质。西方文化是杀戮文化,西医学已经走进了死胡同!中医是仁心仁术,必当发扬光大,邓老才是当之无愧的国之大医,忧国忧民的苍生大医。2020年新冠病毒肆虐全球之际,曹东义教授果断提出:“应对病毒变异,中医药才是永久的疫苗!解放石家庄,就能解放全中国。”大力提倡中药漫灌,把社区及易感人群变成耐火材料,让病毒无处藏身。尤其是曹教授鼓励一些中医从业人员和有条件的西学中人员积极进行自救和互救,挽救了众多宝贵的生命,被评为“最美爱国中医”称号,同样也是苍生大医。

    张伯礼院士深入抗疫一线数月,带领中医团队成建制承包方舱医院和定点医院,采用中药漫灌加中药滴灌的方法,配合针灸、艾灸、穴位贴敷和八段锦的综合疗法,取得三个零(零死亡、零转重、零复阳)的优秀战绩。

    张伯礼院士说:“西医没有特效药和疫苗,但是我们中医有特效方案。打个比方说,屋子里有了虫子,西医研究的是杀虫剂,即使第一批虫子杀死了,第二批虫子还会来。而我们中医是想办法除掉垃圾,改善内环境,垃圾清理干净了,虫子自然就不会再来。美国的瑞德西韦被吹得满天响,说是特效药,还说是人民的希望。其实,临床实验证明无效,还出现了很多副作用,背后都是一些利益集团在操控,置人民生命于不顾,我们中医和瘟疫斗争了几千年,有很多的治疗经验和有效方剂,这点文化自信我们还是有的。并且,瑞德西韦的价格贵的出奇,吃一天就要几千块钱,一个疗程十几万元,谁又能吃得起呢?后来听说这个药厂是特朗普的姑爷开的,特朗普站台为他姑爷推销这个药,在美国也是无效,既没有临床三期证据,又没有临床改善症状,他愣说有效,把门槛降低,这是根本违反科学规律的事情,他们都能做得出来,根本不管老百姓的死活。为此,我写了一首顺口溜:特效,特效,特效药,找呀,找呀,找不到,偶尔找到有些效,价贵副作用更糟。还是疫苗靠些谱,研发出又用不着,因为疫情已过去,下轮再来等着瞧。全国都在用中医,简便验廉有疗效。睁大眼睛看不见,灯下黑呀憨傻笑。”

    张伯礼院士凭借为国为民的一片肝胆赤诚之心,打了一场又一场漂亮的中医阻击战,后来被评为“人民英雄”称号。他说,我这是在为全体中医人代受表彰,这是全体中医人的荣誉和自豪。人称德叔的广东省中医院的张忠德,全国哪里出现疫情,他就会赶到哪里,是名副其实的救火队长。他说:“在很多时候,做比说更重要,病人在哪里,我的战场就在哪里。”

    以上这些中医战士,都是医国医民的苍生大医,不为名,不为利,只为救民于水火,救国于危难,堪称国之重器,民之福祉。

    所以说,从古到今,中医人都是有根的,只管默默付出,从不贪图出名谋利。所以历朝历代,中国从来不缺大医,尤其是在饥荒战乱,大灾大难来临的时候,反而更会大疫出良医,大疫出良药,良医良药从来不会缺席!

    中华民族正是有了中医药的护佑,从来没有出现过像欧洲那样一次瘟疫流行死亡上千万人口的悲剧。每一次瘟神降临的时候,都是中医药大显神威的机会,每一次瘟疫过后,中医药都会有一次质的飞跃,传承经典,守正创新,是中医人永远的主旋律。

    中医药具有系统而又完整的理法方药理论体系,有天人合一和三因制宜的辨证论治实践体系,有五运六气和圣人不治己病治未病的预防保健体系。中医典籍汗牛充栋,浩如烟海。中医技术简便验廉,随手即应,我们的祖国医药就是一个伟大的宝库,是一颗颗散落在中华大地上的耀眼珍珠,更是一把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金钥匙。

    几千年来,中华国医,国之瑰宝,中华大医,佑我中华。反观西方世界,烧杀抢劫的侵略本性造就了杀戮伤害的西方文化,对抗杀害的西方文化影响了对抗破坏的西方医学,为其劣根使然。

    西药是如何进入到中国的呢?是鸦片战争以后,随着帝国主义的枪炮进来的,是由传教士带进来的,西方文化的侵略一同汹涌而来,像鸦片烟一样使东方巨龙陷入噩梦,沉睡不醒。1887年,大量的英美两国的传教医师来华开设医院,到1890年教会医院遍布中国南北大地,最著名的有北京协和医院,上海同仁医院,南京鼓楼医院,湖南湘雅医院等等,除了医院之外,他们还大办教会医学院培养大批亲英亲美人士。

    1925年,全国各地纷纷发出收回教育主权,反对外国文化侵略的强烈呼声。西方列强意识到,只有在文化上培养大批亲西方的中国知识分子,才能有效持久的控制中国,所以,吸引留洋学生是他们的另一个重要手段,这一部分留洋精英回到中国以后,会占据和控制着大部分的重要岗位,无形中就成为了西方的代言人,成为了西方的提线木偶。

    中华文化的沦陷是一个极其恐怖的事情,难怪邓铁涛先生早有警告:亡国可以,不可以亡文化。2004年四月,美国国务院向国会提交的《2002—2003年美中科技合作评估报告》中说得更明确,中国领导层中的许多杰出人物都曾在美国受过教育,一些留美归国的中国科学家,大部分是亲美的,他们是促进中国政府和其他重要部门处理对美事物方面的积极因素。

    100多年来,西学先是东渐,然后是全面控制。今天,从小学到大学,除了汉字是我们自己的以外,其他的都是西方知识,西方文化,我们自己强迫我们的孩子从幼儿园就开始学英语,岂不是咄咄怪事?中国的养生体育也变成了西方的竞技体育,这就是西方国家文化侵略的成功之处,这也是民族虚无主义产生之所在,民族自信心丧失之原因,非常值得我们警惕。

    言归正传,当今的医疗市场化的“美国模式”一统天下,从医疗、医保到医政、医教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铜墙铁壁式的产业链,西方资本利益集团几乎绑架了所有的国家和人民,中国也不例外,由于西方资本培养了大量的亲美代言人,尤其是一些位高权重的院士大咖们,一切甘心臣服于西方文化的脚下,肆意打压作为传统文化优秀代表的中医药,肆意宣扬“废医验药”,“废医存药”的毒害思想,肆意破坏健康中国的伟大进程。此等害群之马,不可不察,误国误民,其心可诛。

    新文化运动时期,留洋归来的余云岫是提出“废除中医”的领导人物,胡适是提出“全盘西化,我等皆不如人”的社会公知,亲美亲日之奴相十足,影响和祸害了一大批中国青年,其罪可谓深重。新冠瘟神肆虐期间,顶级网红的某院士公开宣扬“我们不指望中药有很强的抗病毒作用”。广州白云山板蓝根体外实验抗新冠病毒事件、双黄连事件等错误言论,是明显的继承了余云岫的衣钵,是“废医验药”的最新翻版,严重蛊惑了民心,严重影响了抗议的进度和力度,严重伤害了国民的身心健康,一些不明真相的新冠患者含恨而去。敢医敢言的背后,却隐藏着对生命的肆意亵渎,对人权的疯狂践踏,对国家公信力的严重挑衅,这就是西方资本造神造出来的名医,这就是网红流量捧出来的超级明星,这就是欺世盗名的院士大咖。送君一句:演员当总统,戏子会误国。

    综上所述,中华文化是和文化,讲究与自然和谐相处,与各个民族和谐相处。中医讲究天人合一,人与自然和谐共生,中医奉行的是仁心仁术,上工治未病,扶正以祛邪,教会人们怎么去自然地获得健康,达到阴平阳秘,共享天寿。天有春夏秋冬四季,地有东南西北四方,因为中药来源于自然天地,所以自然就具备了寒热温凉和四气五味、道地药材的天然禀赋。万物相生而不相害,万道并行而不相悖,大道至简。中医人从来不问是病毒还是细菌,更不问是衣原体还是冠状病毒,只需三因制宜辨证论治即可当下解决。中华文化与中医中药浑然天成,百脉一宗,来于自然,顺于自然,在新的战国争霸时代,必将引领全球放射出耀眼的光芒。

|<< << < 1 2 > >> >>|

(责任编辑:cmsnews2007)
·上一篇:西方人短命,汉朝人比今天还长寿,中医药守护中国人几千年
·下一篇:无
·李太云:中医复兴三十谏
·隆重纪念伟大领袖毛主席诞辰128周年暨第十八次振兴中医(孟河医派)座谈会在京举行(组
·吕紫华:一位大别山鄂东“三格”杏林与求索“鄂东医道”
·鄚州大庙祭医宗,“扁鹊计划”见行动
振兴中医云平台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振兴中医云平台”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振兴中医云平台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被授权人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振兴中医云平台”。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来信:js88@vip.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