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彭湃亲友故事
碧血洒韩江 万世永流芳——记彭湃爱人许玉磬烈士(图)
2018-11-07 14:10:24
作者:何锦洲
浏览次数:
 
【字号
打印
【收藏】
E-mail推荐:
分享到:0
 

    许玉磬,又名许冰,生于1907年,是广东揭阳县榕城镇禁城脚人,1919 年在榕城读书时,积极投身“五四”运动;1924年在揭阳女中读书时,曾参加共产党员杨志(即杨嗣震)组织的“妇女研究会”;1925年加入共青团; 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5年年底至1926年夏,她在揭阳筹建妇女解放协会,任该会主席。

    1926年夏秋之间,许玉磬调到汕头,初期就学于岩石教会女子中学,后在广东省农民协会潮梅海陆丰办事处工作。当时许玉磬的亲人来到汕头找她,骂她不识好歹,丢掉了自己美好的前途,拟拉她脱离革命队伍。许玉磬决心要跟着共产党闹革命,并表示:“我是第一属于共产党,第二才属于亲人”,拒绝会见亲人。后来由中共潮梅地委妇委书记、汕头市妇女会长、岭东妇女协会副会长吴文兰劝说其亲人回乡。许玉磬在岩石教会中学读书时接受党组织交给她的任务,在该校开展反教会学生运动。她串联发动同学,反对帝国主义利用宗教侵略,要求收回教育权,在校内贴出“反对帝国主义利用宗教奴役中国人民”、“洋鬼子从中国滚出去”等标语,使学生运动蓬勃地开展起来。学校当局为了把这一运动压下去,开除了许玉磬的学籍,使该校学生运动一度低沉下去。

    革命的种子,播到哪里,就在哪里生根开花。当时正值省港大罢工期间,汕头党组织为了唤起人民群众的爱国热忱,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广泛宣传省港大罢工的伟大意义。吴文兰、许玉磬组织了一支宣传队,由许玉磬任队长。当时参加宣传队的有郭才、杨震维、邬成才、杨新、张克滔等。许玉磬带领这支宣传队伍,跑上街头开展宣传活动。她们向群众阐述中国贫穷落后的根源,动员人民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军阀,为搬掉压在人民头上的两座大山进行正义的革命斗争。这支宣传队为汕头掀起支援省港大罢工高潮贡献了一份力量。

    为了开展妇女运动,许玉磬积极支持吴文兰举办妇女运动干部训练班。她以自己在揭阳、汕头等地开展农运、妇运的亲身经历和体会教育妇女干部,帮助她们掌握深入群众开展妇女运动的工作方法。在这期间,许玉磬在中共潮梅地委和彭湃等同志的部署下,曾在汕头、揭阳、梅县等地开展妇女运动,以她们身受地主、土豪劣绅的政治压迫和经济剥削,长年累月辛勤劳动,过着牛马不如的悲惨生活的事例,启发和教育农妇和男子一起投入减租和反对苛捐杂税的斗争,使姐妹们认识到只有团结起来进行斗争,才能维护自己在政治上和经济上的利益。在革命斗争中,许玉磬与彭湃志同道合,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于1926年冬结为终身伴侣。

    1926年冬至1927年春,许玉磬在中共潮梅地委兼职从事青年工作。 在工作中,她耐心启发提高青年的政治觉悟,有时还买些革命书籍送给团干部、团员、青少年阅读,引导他们参加各种革命活动。为了开展宣传工作,许玉磬还组织一些同志写稿,在地委办的《岭东日日新闻》上报道潮梅等地的农运、妇运、青运情况。

    1927年3月23日,许玉磬在汕头出席了潮梅海陆丰第一次农民代表大会,后随彭湃到广州。在3月底,她到武汉出席第四次全国共青团代表大会。到武汉几天后,党中央派人传达蒋介石在上海、广州发动“四一二”、“四一五”反革命政变的情况和党中央讨蒋的决策。会后,党组织分配许玉磬到香港从事地下工作,化名刘碧清。

    1927年10月,南昌起义的部队在潮汕失利后,彭湃根据党的指示从海丰到了香港。11月上旬,彭湃受中共广东省委的派遣回到陆丰,筹建工农兵苏维埃政权。12月间,彭湃派人前往香港接许玉磬回海丰。到海 丰后,她以满腔的革命热情,大力协助彭湃创建海陆丰苏维埃政权。广州起义失败后,徐向前等同志率领新编的红四师奔向海陆丰,许玉磬和同志们一起深入发动妇女、青年和各界群众开展声势浩大的劳军活动,又动员青年参军以壮大工农武装队伍,为保卫红色政权而战斗。

    1928年,国民党反动派调动大批军队围攻海陆丰革命根据地,在凶恶的强敌进攻下,海陆丰工农革命政权于同年2月底宣告结束。中共东江特委和彭湃等同志率领红四师等革命武装转移到大南山,建立新的革命根据地。许玉磬经历千辛万苦,辗转到达大南山,和彭湃一起在山区战斗。

    大南山位于潮阳、普宁、惠来县交界的群山环抱地区,地形似椭圆形,境内东西长一百多里,南北阔七八十里,面积数千平方公里。在这广袤地区,岗峦起伏,云雾笼罩,形势雄伟,蔚为壮观。许玉磬随彭湃到中心地带附近山区开展工作。她深入到农民家中,发动青壮年农民参加游击队,发动妇女参加政治活动,支援革命武装战斗,反击敌人围攻。为了行动上的方便,她毅然剪去长发,留着短发,改穿男装,出没于山村。她是在城镇中长大的姑娘,又是在汕头和香港等城市学习和生活多年的年轻妇女,一些心地善良的老年妇女怕她过不惯山区的艰苦生活,劝她还是返回城镇工作。但是,许玉磬有远大的共产主义理想,有不畏艰险的高尚品德,她含笑迎着困难,战胜困难,迈步前进。在极其艰苦的环境下,她生下一女孩,取名彭美美,表示目前要克服艰难,寄希望于未来过美好的生活。由于敌人常来扫荡,革命队伍常要转移,她和彭湃商议后,把彭美美寄放在老百姓家里养育。她减去家务缠身,常常到华湖、汉田、五福田、雷岭、下林樟一带村庄,发动农民、妇女和各界群众参加革命战斗。她和当地赤卫队总队长林德棠以及彭湃的交通员林妈齐、林亚宝、林长住、林木意等经常联系,协助做好交通联络和情报工作,以利于壮大自己队伍,歼灭敌人。

    1928年冬,由于革命工作需要,许玉磬随彭湃离开大南山,由逢生等同志护送到苦棚,在南海之滨乘渔船,再转搭轮船赴上海。彭湃任党中央农委书记,许玉磬与彭湃同居大西路(现延安路)百禄里,从事白区交通联系工作。她不顾个人安危,常常秘密来往于各个地下据点之间,送资 料、情报。1928年,她生下一子,取名彭小湃,以示要学习其父彭湃的革命战斗精神。1929年8月24日,由于叛徒白鑫告密,彭湃被敌人逮捕。在铁窗里,彭湃自知即将就义,他执笔给许玉磬写了绝命书:“冰妹:从此永别,望妹努力前进,兄谢你的爱!万望保重,余言不尽。你的湃。”

    1929年8月30日,彭湃壮烈牺牲。许玉磬无比悲痛,但她很快从巨大的悲痛中振作起来,挥泪和墨,手执笔杆,写下《纪念我亲爱的彭湃同志》一文,严词痛斥叛徒的卑鄙无耻,并说:“我彭湃同志虽然死了,但他光荣的历史,伟大的战绩,英勇的精神不能磨灭。”她是一个坚强的女性,抹去泪痕,在文中发誓说:“我要继承彭湃的精神,遵从他的遗嘱,踏着他的血迹坚决地到群众中去,磨利我的刺刀,杀死不共戴天的敌人。”她化悲痛为力量,把头上的短发重新留长起来,梳成发髻,扮成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准备离沪,继续战斗。

    这时,党准备安排她到莫斯科学习,以求深造。但是,她对党组织表示:要求重返与彭湃一起战斗过的大南山进行革命斗争,反击敌人,为彭湃报仇,为解放劳动人民贡献自己的力量。1930年夏,党组织批准她重返广东战斗。为了轻装前进,她把自己的亲生女儿彭美美送给上海亲友抚育。她旋即回到广东,和党组织取得联系,任东江妇女解放运动委员会主席。为了便于到农村工作,她又把自己身边心爱的儿子彭小湃送给战友抚养。她只身奔向艰苦地区,一心一意地领导粤东地区丰顺、梅县、五华、大埔等20多个县的妇女团体进行革命斗争。

|<< << < 1 2 > >> >>|

(责任编辑:cmsnews2007)
·上一篇:彭泽民与彭湃的相遇和友谊
·下一篇:冲破封建牢笼 为革命奋斗终生——记彭湃妻子蔡素屏烈士(图)
·革命母亲的风雨人生——怀念彭湃母亲周凤(组图)
·肝胆相照 手足同怀——周恩来与彭湃的友谊(组图)
·冲破封建牢笼 为革命奋斗终生——记彭湃妻子蔡素屏烈士(图)
·彭泽民与彭湃的相遇和友谊
·神剑之光——记彭湃次子彭士禄(组图)
·彭湃
·陈独秀举荐彭湃任海丰县教育局局长(图)
·1921年,马克思主义在海丰传播(组图)
·海丰农民运动 殊足惹人注意(图)
·庶社会革新 促教育和贫民接近
海丰红宫红场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海丰红宫红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海丰红宫红场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被授权人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海丰红宫红场”。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来信:js88@vip.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