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彭湃亲友故事
彭泽民与彭湃的相遇和友谊
2018-11-05 17:18:17
作者:彭湛东、彭润平
浏览次数:
 
【字号
打印
【收藏】
E-mail推荐:
分享到:0
 

    彭泽民——我们的父亲,是南洋最早追随孙中山先生的革命党人之一。在他逝世31周年后,中共中央仍高度评价他是“中国共产党的挚友”,是“中国知识分子和爱国华侨的楷模”。

    彭湃,是20世纪20年代初期威震华南、声名远播海外的广东农民运动领袖,是父亲在南洋宣传国民革命时仰慕的革命家。他们最早是在大革命时期结识,并在不同斗争中相互交往和支持。彭湃同志为革命献身后,彭泽民与彭湃的革命友谊在他们的遗属中延续着。

    孙中山赞扬彭湃领导的农民运动

    1924年1月20日,孙中山领导下的中国国民党召开了有中国共产党人参加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实现了同中国共产党合作。中国革命顿时出现新的历史转折,并逐步走向高潮。此前,最早领导广东农民革命运动的领袖彭湃,领导的农民革命也在迅速发展着,并且成为国民革命政府领导进行大革命的主要推动力。彭湃于1924年成为中共党员后,他所领导的农民运动便成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农民运动从而更加蓬勃发展——从开始只有两万户约10万人组成的农会短短数个月扩大到百万人。农民斗争的火焰迅速扩展到粤东地区,以后又建立了农民自卫军,配合国民革命军东征,声援省港大罢工,支援北伐,还在南中国最先创建苏维埃政权,声威震响了南中国,还远播海外。孙中山在赞扬彭湃领导发展的农民协会时说“结成团体,便可以不做人的奴隶”,还说“你们有了枪,练成很好的农团军,便是第一等的主人翁,能够讲很有力的话”。

    他称彭湃同志为“湃哥”

    1923年3月,彭泽民从南洋专程回国到广州谒见孙中山。孙中山在向他讲述新三民主义及三大政策时讲到要承认“耕者有其田”、谋求工农群众生活时也提及彭湃领导广东农民革命运动的创举,使他对彭湃有了更深的了解。

    彭泽民1923 年回国之行,领受孙中山的教诲,受益匪浅。看到孙中山领导的革命重获生机,他深感要充分利用《益群日报》这一阵地传播国内新形势下的革命运动到海外,以鼓舞和激励广大侨胞。是年10 月底,父亲决定派许甦魂做《益群日报》特派记者,驻广州采访报道国内反帝、反封建斗争情况。南洋华侨尤其是当中的劳苦大众,大多数是来自南方各省的破产农民,尤以粤籍居多。《益群日报》对国内蓬勃发展的革命运动的报道,特别是对彭湃领导的广东农民运动的报道,鼓舞和激励着海外广大侨胞,彭湃的威名早为包括父亲在内的革命志士所熟知和敬重。

    1925年冬,父亲当选为华侨代表返广州出席“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当时较为浓郁的革命气氛下,他会前结识了宋庆龄、邓演达、何香凝、毛泽东、周恩来、彭湃、林伯渠、董必武、谭平山等杰出国民党左派人士和共产党人。彭泽民早已久仰彭湃的大名及其所领导的农民革命运动伟绩,他们一见如故,又因是同乡而十分亲切。父亲按照广东习俗称彭湃同志为“湃哥”,此称呼直到彭湃同志1929年在上海牺牲时始终未 改过。

    在国共合作政治环境下学习彭湃领导斗争的经验

    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最终会议上,彭泽民在国民党左派、共产党人及多数华侨代表支持下高票当选为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随后,在二届一中全会上被任命为中央海外部部长。在中共支持下,父亲上任首先对海外部进行彻底的改造,剔除以右派林森为首的右派势力,吸纳了30名共产党员和一批爱国华侨青年参加工作。

    父亲通过同彭湃的交往,学到了用农民协会形式组织农民投入革命运动的成功经验。出任海外部部长时,在许甦魂等同志协助下,父亲首先着手创办“华侨协会”。该会初期会员仅百人,一年后发展达20万人。它把华侨组织起来、团结起来,在国共合作旗帜下成为支持大革命的一支重要力量。

    1925年,彭湃兼任第五届农讲所主任时,正值彭泽民在广州准备出席国民党二大。彭泽民受彭湃之邀到农讲所给学员讲授华侨革命运动和剖析华侨问题。以农讲所形式培训农运干部对父亲启发甚大,因此,父亲后来以同样形式在广州举办华侨运动讲习所,吸收包括国共两党党员、进步青年学员80名;聘请包括彭湃、邓演达、郭沫若、恽代英、熊锐、萧楚女、陈其瑗、许超循、甘乃光等一批共产党员和国民党左派为主体、具有较高理论素养和丰富实际斗争经验人士到华讲所任教员。虽然由于北伐战争开始后革命形势变化,华侨运动讲习所只办了一期,但它是国共合作政治环境下国共两党共同培养的首批华侨运动骨干的成功尝试。

    以鲜明的革命立场支持农民运动

    1926年8月27日,广东省农民协会召开扩大会议,会议一致决定,全体代表并广州市郊农民数千人,前往中央党部、国民政府、省政府举行大请愿游行,并推举彭湃担任总领队。在彭湃简短动员并宣布纪律后,在队伍前导的引领下,队伍浩浩荡荡地行进着。这是彭湃领导的源于海(丰)、陆(丰)、梅(县)、汕(头)地区农民革命运动之火首次传遍省会广州的一次壮举。

    请愿游行队伍首先来到国民党中央党部,并派出四名代表捧着请愿书进入。常务委员彭泽民(执行委员会)接见代表,接过请愿书并说“党部诚恳接受”,随即在四位代表引领下走到党部门前向队伍发表鲜明支持农运的演说。他说: “农友们,受逆党、土匪一切反动派摧残肆扰,天天在报纸上看也不胜看了,这是本党时时刻刻都顾念到的。现在他们还拿土匪罪名诬谤农会,我们可以说,凡谓农会为土匪者就是逆党,当要惩办。”

    彭泽民的演讲受到热烈的欢迎。在游行群众激昂的欢呼声、口号声过后,由四名代表之一黄学增代表致答词,感谢彭委员的接待和讲话,队伍在高呼拥护国民党口号声中离去。

    两彭在声援省港大罢工中走在前头

    1925年6月爆发了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省港大罢工,历时16个月,这是大革命时期震撼中外的反帝斗争。彭湃领导组织起来的粤东地区农民最先起来声援罢工工人。彭湃在多次罢工工人集会上介绍农民受尽土豪、地主、劣绅压迫与残酷剥削,以及在共产党领导下奋起反抗进行轰轰烈烈的反封建斗争的经验,鼓励工人坚持斗争,呼吁工人、农民联合起来反对一切帝国主义。是他最先高呼“工农联合万岁”和“民族解放万岁”口号,并以帮助封锁香港沿海、防止港英破坏罢工以及截留粮食援助工人革命的行动支持罢工。

    1926年1月,刚上任海外部部长的彭泽民正以筹委会主任身份筹建华侨协会,但根据革命形势,筹委会以华侨协会名义公开参加社会政治活动。华侨协会联系各国华工,在国际上很有影响,对支援国内革命斗争起到较大的促进作用。以革命新面貌出现的海外部和华侨协会,首个革命行动就是声援省港大罢工。

    2月6日,省港罢工委员会领导人苏兆征率代表来见彭泽民和许甦魂, 要求华侨协会援助省港大罢工。父亲对苏等人说:“华侨和工人阶级一家亲,支持省港罢工是广大华侨和代表华侨利益的华侨协会责无旁贷之事。”

    2月11日,彭泽民和许甦魂联名向海外各党部、各侨团发出通电, 号召华侨在经济上继续援助省港大罢工,并为之后盾。

    2月25日,广东各界在广州召开援助省港大罢工大会,到会群众近 20万人。彭湃率省农民协会及农民参加,彭泽民率华侨协会和在穗华侨参加,并在作为中央代表宣读孙中山遗嘱后发表演讲。会后,彭泽民和彭湃等为领队,领导示威游行。这是彭泽民、彭湃又一次并肩领导和参加的一次重大革命行动。之后,父亲主持华侨协会再次召开援助省港罢工紧急会议,决定以华侨协会名义起草解决省港罢工意见书并送交国民党政府,还再度函请海外侨团继续募捐接济罢工。

    由于英帝国主义拒绝接受罢工条件,中英谈判破裂。广州各界召开代表会议决定举行“广州各界援助省港罢工周”。彭泽民代表华侨协会出席 罢工支持周委员会会议,决定8月25—31日为罢工周。为迎接罢工周的到来,推动群众反帝浪潮高涨,父亲会后迅速主持华侨协会召开动员大会,邀请陈友仁(国民政府外长,属国民党左派)、罢工委员会负责人之一邓中夏报告中英谈判经过,会议推举彭泽民、许甦魂为执行委员,父亲还兼任筹款部部长。

    据海外部机关刊物《海外周刊》1926年8月第23期统计,华侨捐助支援省港罢工款达300万元。另有大米、衣物、药品等一批物资,对罢工斗争的坚持,具有重大意义。

    南昌起义他们又走在一起

    1927年7月,掌控国民党中央大权的汪精卫公开暴露他的反革命面目,与蒋介石联手镇压革命,彻底毁坏孙中山确立的国共合作,大革命至此彻底失败了。7月14日,彭泽民在最后—次参加汪精卫主持的、排除共产党人参加的国民党主席团的“分共会议”上,坚决反对“清党方案”未果,终因势单力薄,“清党方案”被汪为首的右派强行通过。父亲愤然离开会场并从此与汪精卫彻底决裂。父亲含着悲愤离开会场时,他首先想到反革命就要在明晨动手屠杀了,于是不顾个人安危,连夜赶往共产党人吴玉章、林伯渠等人住处通告“分共会议”情况,催促他们及早应对准备。他还在天亮前紧急告知海外部的共产党员,通知危险在即并每人发100大洋迅速遣散。彭泽民在危急关头的紧急举措,使一批共同战斗过的共产党员和爱国青年免遭厄难。在获知彭湃、刘伯承、朱德、恽代英等一批大革命时期结识的共产党朋友在南昌将要举事后,父亲毅然追随到南昌,就此参加“八一”南昌起义。

    父亲到达南昌后,同彭湃等共产党人相遇格外兴奋。起义军在8月1 日当天占领南昌后成立以共产党为核心、国民党左派参加的“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彭泽民、彭湃一同被推为委员。父亲还兼任“党务整理委员会”委员,彭湃兼任“农工委员会”委员。彭泽民还同时与宋庆龄、邓 演达、毛泽东、林伯渠、吴玉章、恽代英等22人署名发表《中央委员会宣言》,义正词严地揭露蒋介石、汪精卫两个反动集团的叛变行为,指出“南京与武汉的国民党党部和政府已堕落成新军阀工具……毁弃《三大政策》,为总理之罪人,国民革命之罪人”。

    南昌起义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革命的第一枪,国民党反动派各集团大为震惊,蒋汪立即调集大军赶来讨伐。部队被打散,起义军主力损失巨大。

    10月3日,周恩来在揭阳流沙主持召开会议,决定部分领导同志撤退到香港等地。彭泽民夫妇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幕掩护下登上小轮前往香港,之后彭湃与李立三、恽代英等亦在撤退至海陆丰后转往香港。父亲与彭湃一同参加南昌起义并一同随军南下,经历了千辛万苦,更加深了他们的友谊。

|<< << < 1 2 > >> >>|

(责任编辑:cmsnews2007)
·上一篇:神剑之光——记彭湃次子彭士禄(组图)
·下一篇:无
·神剑之光——记彭湃次子彭士禄(组图)
·彭湃
·陈独秀举荐彭湃任海丰县教育局局长(图)
·1921年,马克思主义在海丰传播(组图)
·海丰农民运动 殊足惹人注意(图)
·庶社会革新 促教育和贫民接近
·创办《赤心周刊》 决心从事农民运动
·成立农会 彭湃当众烧田契(图)
·海丰县总农会 确立奋斗纲领(图)
·海丰总农会的两个宣言
海丰红宫红场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海丰红宫红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海丰红宫红场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被授权人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海丰红宫红场”。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来信:js88@vip.sina.com